摄影

万彩彩票平台|万彩彩票官网_Welcome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提名项目速览

万彩彩票平台|万彩彩票官网_Welcome

  1997年至2008年,曾任《新快报》、《21世纪经济报道》等报刊摄影记者、编辑,《城市画报》图片总监。长年为报刊杂志拍摄新闻、纪实类的任务摄影,同时也在拍摄个人纪实摄影项目《欢

  乐今宵》、《世界遗迹》、《超线年回国后至今,作为自由摄影师,拍摄个人长期项目《超真实中国》、《酷山水》、《真山水》等。

  超线世纪的中国正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杂交文明的内爆过程,土地的面貌因无度而狂妄的权力和欲望,在被肆意的摧毁和重塑中,虚妄荒诞的景观构造出一个想象的异邦。中国近四十年来的城市化进程是一场“空间生产”(列斐伏尔《空间的生产》,1974年),在这个生产过程中,每一寸土地都渗透着权力与利益,城市化所塑造出的景观,则是权力意志和资本意志的集中表现,也是它们的姿态化与视觉化,而应运而生的景观摄影在其中的角色更像是医疗的X光摄影,为这个时代的中国留存病灶样本。

  “超真实”(hyperreality),这一单词取自法国思想家让·鲍得里亚在上世纪70年代首创的哲学术语,“超真实是指真实与非真实之间的区分已变得日益模糊不清。在希腊语中‘hyper’是‘超过’的意思,表明它比真实还要真实,是一种按照模型产生出来的真实。超真实是完全包含着模拟,它不是被生产出来的,而‘始终是一种已经被再生产出来的东西’,即此时真实不再单纯是一些现成之物,而是人为地生产(或再生产)出来的‘真实’,它不是变得不真实或荒诞了,而是比真实更真实,成了一种在‘幻境式的相似中被精心雕琢过的线年开始至今,我一直在拍摄中国当代景观主题的摄影计划,从最开始拍摄城市里倒闭的夜店俱乐部的《欢乐今宵》;到在全国各地拍摄各种状态的主题公园的《世界遗迹》;再到近年来中国那些超乎想像的巨大工程如三峡水库和青藏铁路等,我走遍中国各个省份,拍摄下中国全球化和城市化进程中被改变和塑造的城市与乡村的当代风景。鲍得里亚这些在多年以前对后现代社会的描述,在今天的中国似乎已变成正在被验证的预言,身处转型期的中国大地,扑面而来的现实景观似乎处处饱含着超真实的意味。而摄影这一被人们普遍认为可以复制现实的工具,用来复制现今中国的超真实景观似乎是再合适不过了。因而我选择使用大画幅相机和彩色胶片,企图以仪式化的拍摄和客观冷静的凝视,以及凸显距离感的表达,细致入微地刻画了正在急剧裂变的“中国景”,全景式地复制社会现实,制造超真实图像。这些在某个瞬间捕捉刻画的真实场景,似乎正昭示着鲍得里亚所指的“正是今天的现实本身是超真实的今天,正是全部日常现实,政治的,社会的,历史的,经济的,从现在起与超真实性的幻像维度结合起来。不论在何处,我们都已经生活在现实的‘美学’幻觉中。”

  摄影是对现实世界的替代性转换,而景观摄影则是对景观的再次景观化,摄影中的景观都被抽离出了其现实存在的背景,抽离出了其背后的权力与意志,变身为现实的标本。正是这种摄影对现实的剥离,才使图像具备将这个景观化的社会再次进行虚拟的强大能量。摄影以静默和理性的表征,将景观得以恣意生长存在的机制与土壤,显影为一个内爆却又冷静的视觉平面,并引领我们去到视而不见的现实背后,去到景观们生长的机制与土壤之中。

  超真实景观,在中国,还在继续中,而我的“超真实中国”摄影计划也在继续中,也许“超真实”一词本身就有永无止境的含义。

  他上了一点学就不上了,也很少和村里的人交流,总是一个人在村里游荡,但跟我的关系很好。村里有一条铁路穿过,每天下午五点准时有一辆绿皮车慢悠悠地驶过村庄。

  我住的地方离村里30多公里,没过几天就会回去看望姥姥姥爷,他总是在村口等我,手里拿着给我写的信和一把玩具手枪,或者是一台可以插储存卡的收音机,里面播放着时下乡下流行的喊麦音乐。

  他总是自言自语,幻想自己是喊麦歌手,电脑游戏高手,而我总是认线 山东青州

  近年来,随着国内经济的不断发展,国内民间慈善活动也渐行活跃,并成为国家救济力量的重要补充。

  2005年起,本人作为志愿者参加了慈善组织的活动,参加了白内障复明、眼角膜移植、致盲性眼疾治疗等救助活动,我们把这种慈善活动称之为“光明行”。在寻找光明的路上,到了新疆、内蒙、西藏、云南、贵州等二十多个省区的贫困地区,并把光明行活动做到了国外,在南亚、东南亚、西亚等地都留下我们的足迹。一路上,目睹了成千上万因病致盲的贫困眼疾患者重获光明。在内蒙古海拉尔,一次就收治当地500名白内障患者。在斯里兰卡,一次就为1006名白内障患者复明。

  民间慈善活动的特点:第一,就是没有来自政府的资助,资金依靠募捐,活动做得越好,捐款就越多,参与活动的人越多,这时候,照片成为很重要的宣传工具。第二,参与的人都是自愿者,医护人员没有工资开支,义工们连差旅费也全部自负。没有媒体宣传,没有人强迫你,只依靠自律,依靠自己对慈善理念的解释不断前行。合作的医疗队都是来自国内大型医疗机构的专家医师,他们甘当普通自愿者,没有报酬,仅为帮助别人而来,经常加班加点,以高度的责任感,高质量完成手术任务,最难忘的是2014年在斯里兰卡,10天复明1006人,手术全部成功。医生全累趴下,没有一句怨言,看到一个个贫困的眼疾患者重获光明走出医院,大家只感到万分欣慰。

  光明之路还在向前,摄影之眼继续记录。还有很多贫困地区的医保复盖不够,老百姓还要出很高的自付费用去治疗白内障,没钱的就得不到治疗。还有很多偏远山区的医院什么眼科、五官科也没有设置,老百姓医治无门,还需要得到帮助。此外,国家政府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也需要民间慈善组织参与,通过民间往来,也可加强我国与一带一路国家之间的关系。2010年7月,在缅甸西部的耶稣角镇,为当地的白内障患者做了200例复明手术,术后出院的白内障患者,每个人手里捧着一尊佛像。

  本人195603.02出生,现年63周岁,家住四川攀枝花市,中学教师,现已退休。

  我很早就爱好摄影,2007年开始了纪实摄影。我注重人文纪实类、社会题材的摄影。我以为,现代的摄影者应该是表达某种理念与态度的,我们总是带着自己的文本去拍摄的,而拍摄的“效果”的达成是拍摄文本与解读文本之间的某种关系的结果,而“社会评判”则是威权(专家)评判与拍摄文本之间所达成的默契或谅解,或者是拍摄文本的被专家的偏爱所解读。这是一种共识,一种社会认知的共谋,一种对现实社会的批判(评判)意识。个人以为,《侯登科纪实摄影奖》最为成功的一次得奖当属《新国人》,无论从内容上还是形式上,都是最为接近侯登科本人风格的,是一种更为接近社会真实的摄影文本。争论很大,恰恰说明了现代中国社会认知的两极撕裂,而这不正是中国社会的现实写照吗!可惜的是:中国摄影从2012年后就迈入了衰退期,人人摄影成了人人自拍,轰轰烈烈的中国摄影浪潮突然间断崖式地崩塌,然后消亡了,纪实摄影一片死寂,或更像是一片狼藉。大多数摄影网站,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热衷于评论摄影器材、数据比较、更新换代。而纪实摄影图片专栏,悄无人气,更无以前的各种热闹的争论场面。这是一场注定了要结束的饕餮盛宴、人为鼓噪盛世崛起的虚假幻象。物质走得太快,我们的灵魂远远没有跟上;不仅如此,整个中国社会的精神世界则出现了大面积的贫血甚至是严重倒退、朽坏。没有先进的理念,是不可能有精彩的艺术成就与有质量的摄影作品问世的,我们这个世界,的确是用精神来领引进步的,绝不可能单单通过物质的繁荣,轻易地来到一个所谓的盛世。而盛世的一个核心标准还是在于人类精神的、认知的进步与人类善意情感的自我充盈与洋溢。是时候了,还中国社会一个真实的历史场景,这本身就是一种现代的摄影文本,一种真正的纪实文本,这也是我们爱好摄影者的一种内心呼唤与中国社会进步的要求。中国的纪实摄影不走出来,中国的其他艺术何以又能够走得出来?

  怎么来看待中国社会的现实情况,从哪里看,从什么角度来看,正好是中国纪实摄影界并不清楚地已经了解了的问题,而我正好生活在中国的一个三、四类城市,可以更加客观地观察到中国社会的一个“平均数”,可以比较直接避开某种虚式与假相,直接面对中国社会的真实状况,满含着泪水的、但是直击眼球的方式!我知道,如果这组照片再早几年发布,正值中国崛起、中国领导世界声浪甚嚣尘上之时,显然是“不合时宜”的;而现在,中国社会精神开始进入了另一个伟大沉思的历史时刻(焦灼的求变心理与心灰意冷下的沉思并存),却正是个恰当的时机。因为,热热闹闹消停下来的寂静时光,人们正需要整理一下各种思考,也需要有人为这些思考提供社会各个方面真相的素材,我个人觉得:《劳动力市场》是一个正和时宜的现代中国的摄影文本,可以让我们静下心来想一些问题,审视一下我们自己:我们是谁,我们在哪里,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所有的纪实照片都不能单独地揭示事情的某个真相,但人们深入、持续的思考过程可以做得到。中国社会已经开始转向,越来越转向为对我们过去所作所为的质疑与审视,而中国的纪实摄影应该对此有所反映,不能拖了国家进行历史反思的后腿。《劳动力市场》是这样一组照片:它会让大多数观看者心里一颤,怎么是这样的?这是哪里?为什么?

  这组照片拍摄开始于2009年,连续一直在拍摄至今。由于经济的不景气,各地的劳动力市场这几年已经大大地衰微了,便宜到3元钱一天的旅店关门大吉,很多人已经不来城里找活干了,我的拍摄也变得越来越少了。我的拍摄手法是:偷拍、抓拍、盲拍,而95%以上是盲拍。在这组照片里,只有一张是抓拍,其他的都是盲拍。因为我的摄影理念是:不要惊扰到被拍体,绝不摆拍作品。

  这一对情侣,不知道是谁要应聘,还是都要?(攀枝花市竹湖园劳动力市场 2010.06.07.)

  自由摄影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大众摄影》2011年度影像十杰,2015年度佳能十佳专业摄影师,2015年度图片故事今镜头十佳摄影师。多年来专注纪实、人文摄影,长期关注弱势边缘群体的生存状态和精神面貌。代表作品有《草根戏班》《佛门春秋》《三寸金莲》《山那边》《朝圣之路》《茶馆名人》《大山深处有人家》等多组专题图片。

  川剧,原本是四川文化的一张名片,在近年却走入尴尬、难以生存的局面。随着文化娱乐方式的多元化,川剧的传承和发展都举步维艰。

  时下仅存的草根戏班大都活跃在乡间,他们挑着简单的行头,拣个土坡用几块编织布搭起简陋的戏台,演出以及吃住便都在此。这些所谓的“角儿”,其实大多数都是些老头老太,他们在简陋的戏台上舞动长袖,除了微薄的收入,更多的,只是为了一份热爱。

  从2010年开始,我就跟着戏班到中江、资阳、大英、乐至、内江、泸州、潼南、南部等县市乡村演出,在跟拍草根戏班的这十年,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些民间艺人的艰辛。

  在传统文化逐渐消失的今日,正是因为有着这样坚韧的民间草根力量,才得以使川戏这种传统文化得以生生不息的世代传承。这种寂寞而又清贫的坚守,它承载着的,也许就是一段历史一种传承即将消失的记忆!

  当我一次次走近他们了解他们时,一次又一次被他们所感动,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把他们的无奈、艰辛、坚持用镜头记录下来,期望让更多的人去关注他们,支持他们,为弘扬、传承川剧艺术都尽上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安居镇寒婆庙迎来一年中的庙会。寒婆庙邀请了大英县贵英戏班,演出三天大戏酬神让村里热闹热闹。2018年3月

  贵英戏班受邀到青木村演戏酬神。演员们在临时居住的村民活动室,和墙上挂着的领袖像合影。2015年6月

  演员严黄河和严玉环是一对亲兄妹,他俩从台前到幕后,商量着演出的剧情细节。2012年2月

  本人曾是当地都市报摄影记者。纪实摄影由于其涉猎的社会、历史人文等价值的深度和广度深深吸引着我。我曾先后用影像关注留守老人、儿童、当地煤矿工人和当地农牧民生产生活等现状,并长期用胶片创作的方式关注当地社会景观。此次的专题《哭泣的岱海》是前年用胶片相机进行过拍摄,并于今年用手机摄影快捷的方式进行了调查拍摄。

  近年来,我国各个地方的湖泊面积萎缩及污染严重,甚至有些地方环境恶化程度触目惊心。保护人类生存环境,保护我们的绿色家园刻不容缓。本人自2017年关注内蒙古一个典型湖泊的生态问题,通过影像记录采集,以小见大让更多人引起对环境问题的思考,并让大家行动起来保护我们的自然环境。目前,这里的生态问题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本人并将持续关注。

  岱海是内蒙古第三大内陆湖,当时水面约130平方公里,是祖国北方生态屏障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由于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等影响,岱海水位下降,水质变差,保护岱海刻不容缓。工业用水、居民生活用水、农业浇灌……大量抽取地下水,使得地下水位降低,岱海受到“威胁”。岱海面积逐年减少,变得“孱弱”,据官方数据统计,水面由1988年的120平方公里缩减到2016年的58.59平方公里,同时还出现了盐碱化程度加剧等病症,岱海线年全国两会,在政府报告中曾指出,加快岱海等水生态综合治理,加强荒漠化治理和湿地保护,加强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在祖国北疆构筑起万里绿色长城。

  现任《新京报》首席记者,极光视觉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摄影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浙江传媒学院客座教授。

  2003年11月参与创刊《新京报》,并先后任职摄影记者、视觉部副主编、主编。2014年7月主动辞去主编职务,回归一线年,创立《新京报》“杰出工作室”,从事融媒体报道和传播(新闻调查、纪实摄影、视频故事等)。

  由数千根钢管,6000多个扣件修建起来的总共有2556级台阶的安全的“钢梯路”,替代了原来的由12条藤梯和一段段极其危险的路段构成的“天梯路”。

  凉山州还对全州进行了排查,发现有19个类似的“悬崖村”,凉山州首先解决了19个悬崖村所有入学儿童的全日制寄宿问题。对道路有安全隐患的悬崖村进行了整修,在现有条件下最大限度排除安全隐患,保障村民出行安全。

  通过对这19个悬崖村的地质条件、生存环境、土地资源、道路状况等进行摸底,决定对于地质条件恶劣,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悬崖村纳入整体搬迁。对于通过解决交通问题,辅以多样化的扶贫手段,可实现脱贫的悬崖村,进行道路和居住条件的改善,投入扶贫项目,力争2019年底全面实现脱贫。

  海拔在1200米到1500多米的瓦伍村和特土社,与“悬崖村”勒尔社相邻的,海拔和地貌非常接近,这两个同样也是悬崖上的村庄,上山的道路也是顺着悬崖曲折到达山上,极为险峻,“悬崖村”勒尔社修完钢梯后,当地政府也组织村民在专业人员的指导下,继续对瓦伍社和特土社有安全隐患的路段进行了整修,其中对瓦伍社三分之一的路段铺设了钢梯。

  之后,随着精准扶贫工作的逐步推进,特土社和瓦伍社因处于地质灾害高危区,被纳入精准扶贫“易地搬迁”规划中,为避免资源浪费,特土社和瓦伍社就没有进一步投资进行钢梯修建。

  2019年8月14日,凉山州委副州长、昭觉县委书记子克拉格表示,钢梯通到山上的“悬崖村”勒尔社,将进行旅游民俗村落建设,今年下半年将开始动工建设,明年完工。

  他说,“悬崖村”勒尔社现有的四十多户居民,如果有自愿搬迁到县城的,将按照易地搬迁政策予以妥善安置,如果不愿意离开的,可作为原居民留下了,参与民俗旅游服务业。

  记者查询了四川省地质工程勘察院对“悬崖村”勒尔社所做的地质灾害勘察报告,该报告对勒尔社进行了禁止建设区和可治理区的划分,民俗村将集中建设在首先采取工程治理的可治理区,对于禁止建设区居住的22户采取避险搬迁方案,搬迁至治理后的可治理工程区,或者搬迁至昭觉县城规划安置区。

  子克拉格告诉记者,与勒尔社不同,受地质灾害严重威胁的特土社和瓦伍社,所有居民将整体搬迁到县城安置点。

  他说,目前县城安置点的工程建设正在推进,按与施工方四川建工签订的合同要求,2019年底安置点建成交付使用,预计明年春节前开始逐步实施搬迁。

  根据昭觉县有关部门提供的调查数据,昭觉县有数万名贫困人口居住在海拔2300米以上的高寒山区和地质灾害多发地区。他们的住房简陋,农作物品种单一,缺乏支柱产业。同时,教育发展滞后,人均受教育时间仅4.4年。

  由于自然、社会等原因,昭觉县的贫困问题十分突出。全县类似“悬崖村”的特殊困难村有28个。

  子克拉格表示,根据昭觉县扶贫攻坚总体规划,总共将有5万人纳入易地搬迁,其中30-40%的人员,搬迁至县城周边的安置点,所有的安置点都辅以相关的扶贫配套产业。目前,一些易地搬迁点的彝家新寨建设完成,搬迁在陆续进行,一些在建的易地搬迁点也在按计划的进度实施建设。

  子克拉格说,对于搬迁后的种有大量经济作物的村落,将采取合作社的方式,统筹村民轮流看护,收获时由政府统一安排包装外销,扣除必要的成本后,收益分配给易地搬迁家庭。

  作为凉山州旅游规划的设计者之一的横断山研究会会长杨勇表示,“悬崖村”地形多元,民风淳朴,物产绿色,景观独特,周边有龙头山、白草坡、天坑群、金沙江大峡谷和温泉群分布,资源富集度高,完全具备建设国家公园条件,因以国家公园模式作为规划建设准则。

  他说,正在建设中的宜(宾)攀(枝花)高速、乐(山)西(昌)高速、西(昌)昭(通)高速将悬崖村和大凉山腹地众多精华旅游资源环绕并串联了起来,为“悬崖村”旅游发展带来了机遇和条件。悬崖村的变迁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勒尔村,勒尔社,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悬崖村”,72户人家居住在这里,这个村处于美姑河大峡谷断坎岩肩斜台地,所在位置就像三层台阶的中间那级,海拔1400多米,与山下的学校及公路垂直落差约800米。 这是2016年11月10日勒尔社的航拍地貌。

  悬崖村的变迁 2016年5月14日,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勒尔村,勒尔社,在3名家长的保护下,15个孩子从山下的勒尔小学出发,踏上放学回家的路。他们要顺着垂直的悬崖攀爬17条藤梯,才能抵达比山下学校垂直高度超过800多米的“悬崖村”,即阿土列尔村勒尔社。

  悬崖村的变迁 2016年5月14日,勒尔社的孩子们在攀爬一段几乎垂直的“天梯”回家。15个孩子中多数是女孩,在3个家长的保护下,背着十几斤重的书包,大约用了2个多小时,到达“悬崖村”。

  特别声明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摄影怎样采光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主体反射光线,透过镜头抵达胶片,记录在感光介质上,经冲印产生照片。显然,没有光,就没有 [详细]

  • 【爱阁印象摄影】青岛婚纱摄影哪家好三亚厦门

    青岛婚纱摄影哪家好,三亚厦门工作室价格表,某个婚介网站上做过一个采访: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想谈恋爱或者结婚?有人说是因为看到别人出入成双很羡慕;有人说是因为自己年龄大 [详细]

  • 大学里的摄影专业是学什么?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中外摄影史:主要包括摄影的发展,从最初的胶片时代是如何进步到现在的数码时代。 摄影(图片 [详细]

  • 廊坊资深摄影师专程给神舟小学小记者讲授摄影

    12月8日下午,廊坊资深摄影师檀秀凯到安次区码头镇神舟小学,为一百多位小记者讲授摄影课,受到学校师生的喜欢。一百多位小记者听说有人来为他们上课,孩子们早早就守候在教学 [详细]